续写《雷雨》上演“连台戏”!挑战一切想象力

续写《雷雨》上演“连台戏”!挑战一切想象力

曹禺女儿万方编剧的《雷雨后》,日前与《雷雨》一起,作为“连台戏”于北京保利剧院上演,深刻解读了《雷雨》中人性的幽微且最终让活着的周朴园、繁漪、鲁侍萍得到了和解。法国导演埃里克·拉卡斯拉德赋予了《雷雨》大理石纹样的天幕,《雷雨后》充满诗意的呈现,使得前者成为视觉上最现代时尚的版本,后者成为情感充沛的人心、温暖乐观的人性的诠释。

连台大戏《雷雨》《雷雨后》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

万方

现代呈现看《雷雨》

连台戏从下午2点开始上演3小时的《雷雨》开始。当大部分角色都以西装、夹克衫登场,在铺满天幕的大理石纹样的背景下和极简风格家具中演戏时,就意识到这是一出从现代眼光回溯历史的《雷雨》。尤其当人物情感澎湃时——如周萍与四凤肢体互动之际,配乐偏向摇滚了。这对于有些观众而言,颇有些惊诧甚而不适;但是对于期待看到不同的《雷雨》的观众而言,正是“与时俱进”的欣喜。

对《雷雨》跳出时代性的演绎早就该采用了。但是,如何掌握原著精髓,又赋予其现代性,十分考验导演是否能守正创新。在这个版本的《雷雨》中,周萍由刘恺威饰演,作为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明星,其略带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倒也符合人物;佟瑞敏扮演的周朴园、何赛飞扮演的鲁侍萍,都是颇为贴近原著又有着江南味道的实力派;鲁贵被设计成一个具有喜感的混混,个性更突显、舞台效果出众。

刘恺威饰演周萍

有一场戏,是周朴园深夜看一部法国电影,这部电影的内容与《雷雨》的故事情节颇有相似之处——据悉,该剧按计划会前往法国演出。这样的设计,也是中法文化各异,但人性相通的一个印证。

人性解读《雷雨后》

如果说,《雷雨》的看点在于现代表达,那么《雷雨后》的看点,则在于对人心和人性的解读。前者是叙事性的三一律剧作,后者是抒情性的诗意解读——没有线性叙事,而是环形断点式的叙事与分析。

一个半小时的《雷雨后》,在养老院里开场。彼时,周朴园把周家宅子捐出来作为养老院,换回对疯了的繁漪的照顾。繁漪在时而清醒、时而疯癫的过程中,回忆了作为女性的屈辱——周朴园从来不爱她,以为有了周萍会有新生,但旋即被四凤的出现剥夺。扮演繁漪的史可,愤恨地对周萍说:“我不能受两代人的欺负!”

《雷雨后》在养老院里的繁漪(左)和鲁侍萍

周朴园和鲁侍萍的感情,则在养老院里得到延续——周朴园试图弥补破碎的青春,而鲁侍萍则止于礼。两人谈得更多的,是子女们不幸离世的那一夜,到底是什么驱动了他们的决绝,是否也包含自己不幸的延续,“但是,孩子们是干净的。”四凤的意外死亡,被反复呈现——演员在舞台上走五步跌倒、再走五步跌倒,整整绕了舞台一圈,这似乎也是命运的重复。

最终,在天堂里的周萍、周冲和四凤,三个肩并肩手拉手地表达了他们三个会始终以兄弟姊妹的心情相亲相爱,赋予了三位老人启示——“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繁漪在这样的彻悟中离世,周朴园与鲁侍萍也感受到爱才是最神圣的力量。(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责编:张阳

You may also like...